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 垂 清 风

清 风 明 月 本 无 价,远 山 近 水 皆 有 情。

 
 
 

日志

 
 

一份迟到的思念:挚友吕自俭  

2017-06-23 09:28:23|  分类: 抚摸情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士伟     

    抹去脸上的泪水,眼前浮现出一位被病魔折磨得仅剩一把干骨头的老人,弥留在病床上。离开这个世界之前,他要把心灵清掃的干干净净,把尘世间的情债交割的清清白白,不想带走任何东西,他呼唤着围在床前的亲人,用微弱的声音嘱咐他的儿孙们谨守吕氏家风。并再三交待把他在病中写的“最后的嘱托”交给单位领导,还要千方百计把一份资料送到一个名叫张士伟的友人手上以完成他的心愿!

他走了,走的坦坦荡荡,却留给世人称颂的完美人格!

他离世以后如他所愿,县文化局、县博物馆都很快收到九条有关他生前未尽事宜的交割。但张士伟在哪儿呢,他的孙儿吕铎谨遵祖父的嘱托开始对祖父友人的寻访,从友人的故乡到工作过的单位,都没有打听到确切地址。寻访的岁月是辛苦的,如拨算盘珠子一颗一颗往上抛,一颗算珠的上推就是一年,从1995一直抛到了2017,整整抛了22个春夏秋冬,真可谓岁月不负有心人,也许是缘分到了,吕铎不经意间在手机微信里发现了“老少年张士伟”的踪迹并互加微信,双方都惊喜非常,聊天中吕铎便表达了祖父真切的思念!不乆他积存二十二年的珍贵资料通过快递到达北京养老的张士伟手上!吕铎还附上他四叔的一本书法册。吕铎信感叹道:“延迟多年的心愿终于传递到张爷爷手中了,我也很高兴。世界之大,缘分唯一!”

当我小心翼翼地拆开邮件,激动的手都在发颤,我浏览着吕自俭在他编印的《礼县胜迹》中他深情写我的文字,我像孩子一样的哭了!这是一份多重的情意啊!

我感概吕铎真是自俭人格的遗传,诚实、坚毅、执着……多可爱的一个孩子呐!

吕自俭是一个值得赞颂的挚友!他是一个平凡的人,但也是一个忠于职守,为国家的文博事业卓有贡献的文物考古工作者,一个勇于奉献的文物考古专家!为人坦诚,真心待人,在礼县文化界享有口碑。我十分赞同礼县籍学者李思孝先生对吕自俭的公正评价:“吕自俭先生对工作认真负责,周到细致,他做事总是有根有据,有板有眼。他的为人,我想用“正直、敬业、执着、忘我、乐群”十个字加以概括,他临终前写给领导的最店嘱吒,我读完禁不住热泪盈眶,我觉得他对人生,工作、亲朋、同志的态度和追求,都无意之中浓缩在这短短的遗言中。他默默无闻,不求闻达,数十年一如一日,把自己的全部心血奉献于礼县乃至全国的文博事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我作为他的挚友会永远记住他待我的真诚情意。我相信礼县人民也会记住这个名字“吕自俭”,今年是他逝世二十二周念,祝愿他的在天之灵平安幸福!

吕自俭先生永垂不朽!

 作者简介:张士伟,1939年生于甘肃陇南。60年代加入中国作协为会员,曾以鲁婴、峙巍、欣秋等笔名发表小说、散文、戏曲电影剧本,偶写文学评论。中年后专门从事文学艺术理论研究。

   50年代与祖父吕自俭,诗人刘志清等为礼县文化馆同事。1994年祖父在其主编的《礼县胜迹》第三辑中转载了张老论巴人的文章并写了作者简介,1995年祖父因病去世,由于当时通讯不便,寄给张老先生的书他一直未收到,直至不久前,才通过朋友得到张老的消息,并不经意在一个文学平台上看到了张老的文章,写了留言,遂加了微信。才圆了两个老同事的“联系”。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